收入结构单一、主播分成过高也是荔枝存在的问

  相比于无数人追捧的视频平台,音频平台似乎有点有利于市场的视野之外,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这几年,声音这种年代久远而又没有新故事包装的形式,其关注度并不高,也很难获得消费者持续的关注。

  然而,最近音频平台荔枝成功赴美上市,则再次证明声音这种形式的可行性以及市场对它还是有一定期待的。

  1月17日,国内音频“第一股”在美国纳斯达克敲响了上市的钟声,发行价11美元,属于之前公布的发行区间的下限,如果按此计算的线亿美元。据了解,本次荔枝上市计划发行410万股,首次公开募资额达到4510万美元(暂未包括超额配售权部分。)

  说实话,“音频第一股”荔枝从公开招股开始,一直都因为亏损问题而引来不少争议。招股书显示,荔枝在2019年的前三季度就亏损了约1.04亿,上年同期亏1134万,去年三季度亏损已经超过2018年全年亏损。而且,光是2019年荔枝第三季度就净亏4848万,相对于上年同期扩大,截止目前依然没能实现盈利。

  一方面是现有业务尚未实现盈利,另一方面是新业务需要荔枝源源不断的“烧钱”,荔枝如何处理这两个方面之间的平衡呢?

  熟悉荔枝平台的人可能都知道,荔枝最早是以公众号的形式存在的,当初是一个集录制、编辑、储存和收听为一体的网络电台,如今已经确立自己UGC音频社区的定位。

  在2013年的时候,荔枝才开始上线app,之后获得资本青睐而扩张时长,如今已经是国内市场占有率排名前列的音频平台。2018年,荔枝进行品牌升级和改名,将原来的“荔枝FM”改名为“荔枝”,期望占领更大的市场。

  在2013年至今的六年多时间里,荔枝先是提出“人人都是播客”的slogan,主打音频创作工具和分享,之后在2016年的时候上线年原创音频节目累计已经超过1亿期并发力Al战略,并在2019年正式布局海外以及loT场景。

  2010年12月,荔枝获得了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,投资方为创新工场。2011年2月,荔枝获得了由经纬中国、晨兴资本的1000万美元B轮融资。2015年,荔枝获得了2000万美元C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顺为资本、经纬中国、晨兴资本、小米科技。2018年1月,荔枝FM正式改名为荔枝,并宣布获得有EMC投资、兰馨亚洲投资的5000万美元D轮融资,这也是荔枝获得的最后一轮融资。

  在本次IPO之前,以赖奕龙为主的管理层拥有30%的荔枝股权,第二大股东经纬中国则持股21.9%,也是最大的机构股东,第三股东晨兴资本持股21.5%,其它投资者包括顺为资本、小米科技、兰馨亚洲等。而在IPO后,赖奕龙持股22.7%,有64.7%的表决权,CTO丁宁持股4.3%,有13%的表决权,经纬中国持股19.8%,有6.1%的表决权,晨兴资本拥有荔枝19.4%的股权,有6%的表决权。

  荔枝在上周披露的招股书曾经透露,小米和微博又有意参与荔枝IPO认购,可能认购3600万美元ADS。但这次荔枝IPO融资只达到了最低的目标,没达到之前荔枝计划的1亿美元募资规模的一半。

  上市首日,荔枝股价波动比较大,一方面显示出美股投资者对其的兴趣颇大,另一方面则从侧面映射出投资者对荔枝未能实现盈利的顾虑重重。

  事实上,尽管荔枝成功在美股上市,但也面临着不少挑战,在上市财务透明以及资本市场的压力下,荔枝能否坚持长期主义以及投资者有没有那个耐心都还是个未知数。

  盈利问题一直都是外界质疑荔枝的一个重要焦点。荔枝的招股书显示,其在2017年、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,亏损分别达到1.54亿、934.2万、1.04亿,其中,2019年前三季度的亏损已经达到去年同期的十倍。

  对于亏损这个问题,荔枝方面解释表示,公司其实在2018年就已经接近盈亏平衡,只有几百万的战略性亏损,但由于2019年在Al、主播分成以及海外战略等投入了很多,导致了亏损。可以说,离职的亏损并不是业务的亏损,而是新的投入挤压了荔枝的盈利空间。

  不过,荔枝并没有纠结于亏损问题,而是致力于市场开拓。荔枝在2019年前三季度的研发费用达到了1.06亿,同比增长96%,并且荔枝IPO所得的融资主要也是用来研发Al技术、国内外社区拓展以及loT生态布局。

  收入结构单一、主播分成过高也是荔枝存在的问题之一。荔枝的招股书显示,在2019年10月到11月,平台月活用户数量已经超过5100万,平台活跃内容创作者数量达590万,超过月均活跃用户数量的11.4%,用户平均月互动次数达27亿次。然而,活跃用户数量以及用户的付费意愿提高的同时,荔枝的收入结构比较单一,公司净收入的99.1%来自于给主播的打赏。

  而且,平台给主播分成在成本占比中高达93.4%,占音频娱乐收入的比例也是高达70%。换句话来说,荔枝将七成的收入都分成给了主播,自己只享有其中的三成。高分成固然能够吸引并留住优质主播,但这也会导致荔枝收入的不稳定性,一旦降低分成的话,优质主播可能会另谋出路。

  对此,赖奕龙表示,音频领域未来的盈利空间来自于互动、社交、内容付费等,目前荔枝已经开始探索譬如付费内容、粉丝会员、IoT场景拓展等更多样化的商业模式,并拓展更多的盈利模式。